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房产楼市 >

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既要留屋也要留人

作者:商务   来源:互联网  点击:  更新时间:2018-12-05 13:11

原标题:历史文化街区保护 既要留屋也要留人

  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岭南建筑研究所所长,岭南建筑流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汤国华

  平移中的锦纶会馆(资料照片)

  记忆,纽结着过去与未来,人生如此,城市亦不例外。骑楼、会馆、西关大屋……一座座古老建筑从历史中走来,遍览千年盛景,也见证岁月更替。老城市与新活力,便是在保护与传承中一次次相遇,为城市未来开辟出新的可能。近日,广州日报评论员就广州历史文化保护如何让城市留下记忆、焕发活力等问题专访了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汤国华教授。

  历史文化保护重在全民共识

  广州日报:首先想请您谈一谈,广州的建筑遗产保护大致经历了哪几个阶段?

  汤国华:说到建筑遗产,主要是指文物建筑、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后来又扩展至由它们组成的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街区等。当然,建筑上留存的诗词、对联、牌匾、碑刻,也属于建筑的文化内涵。还有,传统建筑的智慧,比如广州的怀圣寺光塔,两千年间历经多次地震,仍然屹立不倒。这里面的传统技艺,就是建筑文化的一种体现。

  改革开放以后,在大规模建设开始时,广州学界和文物主管部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出要对历史文物进行保护。当时,保护对象主要是老街骑楼及锦纶会馆、石室圣心大教堂等单体历史文物建筑,而且偏重于清代及以前的建筑,名城整体保护和全民参与保护的共识尚未形成。

  2007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近现代历史文化遗产开始受到重视。我们知道,广州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是近现代革命策源地,也是中国现代工商业、金融业的起点之一。这一时期的广州建筑遗产,其历史文化价值不可谓不高。

  但概念提出后,并不是马上就能达成共识。历史文化保护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全民共识。只有专家、学者、群众、业主和政府有关部门等都形成共识,保护工作才能有坚实基础。

  2007年之后,随着保护意识的不断提高,历史文化保护工作进入新阶段。特别是2008年,国务院公布了《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提出了“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的概念。这一条例提出,历史文化名城中必须有历史文化街区,而且起码要两个以上;街区里要有60%的历史建筑。广州是全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这一条例的出台,对广州老城的大开发建设起到了很好的“立规矩”作用。

  2013年,“金陵台事件”发生后,媒体跟进报道,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公布了历史文化街区和第一批历史建筑名单,还发动市民提供线索,并提出光保护文物建筑和历史建筑还不够,其他成片的旧建筑都要保护,开始把传统风貌建筑也列入保护对象。毕竟,能够称得上历史建筑的,数量还是较少,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传统风貌建筑来支撑。红花虽好,还得绿叶来衬。

  尊重历史就是“后人让前人”

  广州日报:在这一过程中,广州是如何处理保护与建设的关系的?

  汤国华:这里,我可以举两个例子。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珠江两岸规划整治时,要拆掉一个码头。这个码头原先是一个验货厂,也是粤海关大楼的附属建筑。以前,货来到广州时,要先进验货厂验货,再报关税。当时,这是全国唯一保存的海关验货厂。但这个码头被用来搞餐饮,搞得珠江岸边很杂乱,所以整治的时候就决定拆除验货厂,显露出海关大楼。从中可以看到,城市发展过程中,建设与保护之间所产生的矛盾。如果大多数人还没有形成共识,说这个东西是好东西,也没有列入法定保护,一些遗产可能就说拆就拆,这非常可惜。

  第二个例子是广州筹备“九运会”期间,需要开一条世纪路,就是今天的康王路。客观上讲,康王路的开通对城市发展大有帮助。但是,这条路经过老城区,里面有不少传统街区,蕴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不过,当时,对街区保护还没有太多意识,主要精力还是在文物保护上。施工过程中,就碰到了锦纶会馆。锦纶会馆,当时是市级文保单位,现在是广东省级文保单位,也是清朝至民国期间纺织业老板们聚会议事的场所。它见证了近代广州丝织业的繁荣兴盛,更是广州唯一幸存的完整的行业会馆。

  当时,有人提出,先拆除,后再找地方重建。但是,拆除重建肯定会造成损坏,比如青砖的损坏,砌筑的砂浆也不是原来的。所以,也有人希望能原址保护。这样的话,或者道路两边走,变成一个环岛;或者路从下面穿过。但是,如果路从两边走,马路占地太多,周边要拆很多东西,很难实现;如果从下面走,则要搞隧道,成本太高。那段时间,刚好广西北海市整体平移保护了一座旧时的英国领事馆。我发现这个消息后,就跟文物局说,可以考虑整体平移保护。这个方案后来经过多次讨论,最终成功实现。

  在当时来看,整体平移是一条很好的保护途径。就是说,当保护跟建设相矛盾的时候,可以把它移开。但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概念,叫“不可移动文物”,就是要对文物进行原址保护。大家逐渐认识到,尊重历史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后人让前人”,而不是“前人让后人”。前人的建筑还在这里,我就避开它,不拆它、不移它。

  解决产权问题需要配套制度

  广州日报:广州在建筑遗产保护上遇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汤国华:随着全民保护意识的提高,有关历史文化保护的条例法规陆续出台。但在落实中还面临两个困难:

  一是广州的一些土地已划给开发商,保护的话需要赎回,成本很高。怎么把已批未建的地方收回来,怎么限制开发建设行为,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二是产权问题。因为历史建筑或传统风貌建筑,很多都是私人房产,划定保护之后就限制了其交易或改造行为。如果在法律上没有合理的赔偿或激励机制,产权问题就很难解决。要解决保护和利用的问题,政府有关部门的作用很重要,很多工作都需要他们从中配合。配合就是要重视,让每一个具体办事人都对这项工作重视起来。

  保护和利用历史遗产,关键要有一系列配套制度去支撑,需要全社会上下一心、求得共识。

  改善生活条件才能留得住人

  广州日报: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怎样才能做到留下记忆、记住乡愁?

  汤国华:乡愁和记忆,说白了,就是街区里的传统风貌和邻里关系。现在,历史文化街区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街区空心化。而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必须留人、留屋。

商务中国网免责声明:
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商务中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