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点新闻 >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

作者:大河   来源:未知  点击:  更新时间:2019-05-09 15:20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李虎)截止到今年5月,甘肃民营企业家魏明广已被看守所羁押两年有余。据悉,魏明广苦心经营的“敬业系”曾贵为甘肃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总资产规模曾高达十数亿元,但却在不断扩大经营谋划A股上市的过程中因多种因素终走向破产。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0

“敬业系”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法院于2017年5月查封了其资产

魏明广极不愿看到他一手培植的向日葵产业就此消亡,在2017年就开始积极推动破产重整计划,但数月后即2017年3月却因股东内讧遭内部人举报而身陷囹圄。2018年,魏明广被指控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在兰州新区法院一审两次开庭,至今尚无定论。而就在魏明广被起诉前夜,甘肃民勤法院以重整注销“敬业系”公司会影响刑案审判为由,又暂缓批准重整计划(草案)。至此,魏明广和他的向日葵产业前景暗淡。

而发展得如日中天的民企在上市中途破产背后,除了受内部人举报的影响,原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在这个故事中也有不少“戏份”。

从下海经商到谋划A股上市的向日葵专家

魏明广曾任甘肃省民勤县委干部,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经商。起初他从国外引进良品油用葵花籽种子,销售到国内市场并推动本地种植,十年资本积累到千万级别。“如果他一直经营葵花种子的话会挣更多的钱”,魏明广的妻子白芸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但老魏的梦想是做一个产业,而不是一个种子商贩”。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1

曾经意气风发的魏明广

2003年,魏明广将成立于1997年的红帽子企业——甘肃民勤县敬业农工贸有限公司停业,正式成立科技企业——甘肃敬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业农业公司”),并上马了葵花籽油压榨项目,主要产品即为获得国家农业部绿色食品有机认证的“西部人”系列葵花油。

甘肃省盐碱地面积为2100多万亩,全省因土地盐碱化损失的粮食每年超过1亿公斤。而向日葵是农学界公认的盐碱地生物和优良的治碱作物之一。魏明广的夙愿是让世界优良向日葵品种在甘肃大面积的盐碱地上开花结籽,继而被压榨成高品质葵花籽油行销天下。这一产业规划被甘肃省政府和国内外资本看好。2014年,甘肃省人民政府省长办公会议纪要就敬业农业公司提出的将盐碱地改良用作油葵种植基地项目做出过专项安排。

2012年,魏明广依托敬业农业公司注册成立了甘肃兰州新区敬业向日葵产业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业向日葵公司”)全资子公司。

甘肃日报旗下新闻网站在2014年报道了敬业农业公司的上市进程:2010年魏明广决定进驻资本市场,他以中国向日葵集团为上市主体,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进行IPO,并于2011年下半年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注册申请。2012年4月由于美国资本市场行情不好决定回归国内资本市场,他先后接待70多家私募基金,成功引入基金投资2亿多元,并聘请华西证券全面启动了国内A股上市进程。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2

位于兰州新区的敬业向日葵公司生产线已被尘封

2010年-2015年,各路资本纷至沓来,敬业向日葵公司和敬业农业公司移址搬迁改扩建项目快速崛起。敬业农业公司也荣登甘肃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榜,在2012-2015年间,连续多年位列全省民营企业营收和纳税50强,2013年获准成为国家粮油战略储备基地。

被迫上马的形象工程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子、母公司同期大规模建设,仅一期工程投资总和接近10亿元,加之葵花油产销环节在极短时期内难有作为,“敬业系”资金逐年吃紧。到了2016年下半年各条融资通道陆续被封死,资金链断裂。

在中国商报记者的走访中,众多与“敬业系”有利害关系的人表示,导致资金链断裂的直接原因是魏明广在2012年不顾其他股东的一致反对,决定将敬业农业公司搬迁到10公里外的民勤县城东工业园区并升级和增加生产线,这被指重复建设和形象工程。白芸说,魏明广那次一意孤行让其他股东在融资环节也不再支持。但众人同时认为,魏明广是迫于身不由己,其主要压力来自民勤县党政方面的投资要求,而压力的源头最终指向武威已落马的原市委书记火荣贵。

甘肃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中,火荣贵被指在主政武威期间干涉群众生产经营自主权,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火荣贵蛮横霸道,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追求轰动效应,盲目铺摊子、上项目,给任职地方造成严重损失和沉重债务负担。严重破坏民主集中制原则,严重破坏“亲清”政商关系,严重破坏地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白芸告诉记者,2012年敬业向日葵公司项目在兰州新区开工的消息被新闻媒体广为报道,这引起了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关注,其指令民勤县必须让魏明广在民勤县投资。长期担任魏明广司机的白建兴告诉记者,他至少三次见到民勤县党政领导找魏明广商谈在民勤投资的事,其中一次还带着县税务部门的领导。白芸说,老魏那时的压力很大,他在民勤的时候总有县上领导跟着上下班,目的就是逼着老魏同意在民勤投资。在武威市,火荣贵给民营企业摊派项目又不给资金的做法知者甚众,民营企业不听话就要被查挨整。白芸说,在武威被查挨整的并非一两家公司,老魏也看在眼里。敬业农业公司一位核心人物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在民勤项目改扩建计划遭到其他股东强烈反对时,魏明广在公开场合大声说自己扛不过去。最终是民勤县通过会议纪要先行拟定了项目,公司之后补报的项目资料。就上述受访人反映的“逼魏明广投资”说法,记者多次试图采访民勤县时任县委书记和县长,两人均未做任何回应。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3

位于民勤县的敬业农业公司曾被出租给游乐园

据2013年武威日报新闻,当年2月28日,敬业农业公司年产1.5万吨葵花油生产线升级搬迁及3000吨葡萄籽制油加工生产线等六个项目在武威民勤工业园区集中开工。火荣贵当时宣布项目集中开工建设,魏明广代表集中开工项目企业发言。“敬业系”多名管理人员告诉中国商报记者,那次集中开工是为了市上和县上的统一安排,敬业农业公司的开工仪式实际在此后的5月5日立夏。白芸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开工仪式上魏明广派一名员工给火荣贵配戴胸花,被其打落掉地,最终由魏明广亲手配戴。

早在2017年4月,火荣贵就卸下了担任了六年之久的武威市委书记一职,2018年7月13日被通报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魏明广被刑事拘留是在2017年3月27日。有知情者告诉中国商报记者,魏明广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曾有一段时间与其后落马的火荣贵身处同一监室并有过交谈。

高利贷吸干民营企业最后一滴血

多位敬业农业公司核心人物告诉中国商报记者,2014年-2016年公司“西部人”葵花油在全国两千多家零售终端铺货约一亿元,但资金回笼并不乐观,加之兰州新区和民勤两大工厂的基建工程仍未完成,资金越来越紧张。白芸说,2014年敬业农业公司在银行的一笔大额贷款到期,按照“还旧贷新”的惯例,魏明广借到“高利贷”过桥资金偿还了银行贷款,但银行“收旧”后再未“放新”。白芸说,老魏在民勤投资不仅是白白耗费了3.5亿元,更严重的后果是由此得罪了其他所有股东,他们不再在银行贷款合同上签字,老魏从此走上了民间借贷的不归路,直到2016年底企业在借高利贷还高利贷的死循环中艰难度日直至倒闭。

魏明广和敬业农业公司究竟借过多少高利贷已很难统计,但从该公司核心人物提供的财务资料可以看出,截至2016年底,民间借贷本金余额近4亿元,单人最高积累到1.26亿元,单笔最高月利率6%,涉及专业放贷人约十家。“光高利贷利息已经支付了近一个亿”,上述核心人物对中国商报记者说,这还不包括积累到2017年6月破产程序启动前的4700多万元的利息。该人士说,敬业农业公司在兰州资产全部抵押给了银行,在民勤的资产几乎全抵押给了民勤当地高利贷。一名长期给魏明广张罗民间借款的人士说,民勤县是甘肃省内高利贷放贷最为严重的地区,我找几个人坐一起商量一会儿就能找来一个亿。这名知情人士对中国商报记者说,魏明广的还款信用好,在一段时期内民勤县的民间资本蜂拥而来,但到了后期还款成本越来越高,就出现了入不敷出,到2016年底再没人敢借了。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4

车间执勤表反映出,“敬业系”于2016年5月中旬停产

失控的高利贷吸干了民营企业的最后一滴血。在民勤县,倒于高利贷的或不止敬业农业公司一家。记者在民勤县城东工业园区采访时从园区管委会获知,该区域约130家中小企业中,除了约50家以秋季购销农产品为单一经营模式的小微企业季节性歇业外,因资金问题停产的就有30多家,停建的10多家。而该县4家葡萄酒生产企业中,只有一家在生产。武威市一家会计事务所的负责人则告诉记者,该县的民营企业约70%处于停产停建状态,属武威市情况最严重的区域。

股东内讧加剧企业破产进程

记者从 “天眼查”及相关法律文书查到,敬业农业公司9个股东中除控股股东魏明广外,自然人股东只有郭深一人,占股15.31%为第二大股东。2015年底,敬业农业公司及魏明广没能实现完成股改工作的承诺,到了2016年,严重的资金问题和股东之间的内讧更是让其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实现国内A股上市的计划成为泡影。郭深遂于2016年提出让魏明广按约回购股权并支付相应的违约金和利息等各项损失。双方由此从桌面谈判发展到对簿公堂,最终魏明广被举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对该段时期双方的争斗,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郭深在2016年3月2日要求魏明广回购股权时,敬业公司尚在正常经营,此前郭深刚刚实际控制了体量超过母公司敬业公司的向日葵公司。在向魏明广及敬业公司提出回购要求后,郭深却又与他人新设与向日葵公司存在竞业关系的其他公司。2017年2月敬业公司进入重整,这与其核心资产剥离、经营状况下滑、公司陷入僵局、涉及重大诉讼及法定代表人魏明广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等,均有一定的关联,而这些事件的发生,与郭深的行为也具有一定联系,即郭深的行为对敬业公司进入重整具有直接或间接的推动作用。(摘自(2016)甘民初80号民事判决书)

实控人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身陷囹圄

魏明广刑案一审于2018年4月27日开庭。检察机关指控,2014年9月至2015年12月,魏明广在任被告单位敬业向日葵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以非法抵扣税款为目的,多次安排公司人员与景泰县三福公司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接受景泰县三福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以下均称“增票”)69份,价税合计6400余万元,税款834万余元。且69份虚开增票已全部向税务机关申报抵扣,2014年已抵扣431万余元。

魏明广的律师辩称,2014年底,敬业农业公司民勤县的新厂房的建设及设备搬迁正在进行,停止了生产。被告单位刚刚进入设备调试阶段,动力电源、天然气等必备资源都没有接通,再加之流动资金严重不足,产能严重受限,无法完成预定的经营业绩。但当时的形势是各级政府都向企业要产能、要经营业绩,同时敬业农业公司正在筹备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敬业农业公司和被告单位都有虚增经营业绩的需求。而就在此时,正值景泰三福公司向当地银行申请办理贷款业务。申请此项贷款业务,其中有一个条件就是企业对外具有以增票作为证明和依据的应收账款。为了创造这一贷款条件,景泰三福公司找到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开始运作虚列购销业务并开具增票的事情。而被告单位将从景泰三福公司获取的虚假增票以及相应的进项税额以“虚进虚出”的方式全部流转给了母公司。且在该案侦查阶段,被告单位主动将2014年与2015年接受景泰三福公司的虚假增票带来的进项税额全部向税务机关作了进项税转出纳税申报,并已通过税务系统认证。因此,被告单位就这两笔虚增销售业务,不仅没有少缴或者骗取国家税款,相反使被告单位多消耗或者抵缴税额近500万元。

敬业农业公司2017年2月进入重整程序后,民勤县法院指定甘肃开元会计事务所担任敬业农业公司管理人。该所负责人王淑琴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甘肃省税务局曾到民勤县查敬业农业公司是否将涉案虚假增票流转到下游,查后发现并未流转到下游,但随后却也不了了之。中国商报记者向甘肃省税务局提出采访申请后,被告知税务部门只是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其以涉及刑案不便多说。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5

兰州新区税务局

熟悉魏明广刑案的律师表示,近几年来全国不以骗取国家税款为目的的虚开增票以及接受虚假增票,最终被判无罪的案例时有报道。相关案例虽然与本案情节有不同之处,但核心情节是一样的,那就是虚开或者接受虚假增票没有骗取国家税款的目的,没有造成国家税款损失。近些年在类似问题的处理上,不论是司法机关还是税务机关认识逐步趋近相同,遇到虚开或者接受虚假增票的税收违法案件,首先审查的就是是否骗取了国家税款,国家税款是否受到损失。如果没有骗取国家税款,绝大多数情况都是按照税收行政违法行为作了行政处理。这就是不以骗取国家税款为目的的涉税违法案件进入司法审判程序较少的原因。该律师说,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为本案被告单位开具增票的景泰县三福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甘某义案在白银市没有任何进展的原因,到现在仍然停留在侦查阶段。如果不是因为没有骗税的目的和故意,甘某义案件怎么能停在侦查阶段呢?甘某义(法定刑在10年以上)怎么能被取保候审呢?同一案件,同样的情形,一个被羁押了两年多,一个被取保候审,这里面的原因值得深思。

2018年10月24日,魏明广刑案一审二次开庭后至今没有宣判,其取保候审申请也未被批准。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12·4”公众开放日发布了第二批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中,其中“张某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被置首位。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介绍,在这六件典型案例中,张某强虚开增票案对于指导全国法院在司法审判中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原则,以发展的眼光看待民营企业发展中的不规范问题,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并不顺利的“复活”之路

“敬业系”的破产重整方案是将其所有公司注销,将所有股东权益调整为零,成立新公司,通过债务重组并引进新的资本,依托已有资源和市场继续发展向日葵产业。敬业向日葵公司及魏明广是否被判有罪尚无定论,但 “敬业系”的重整进程却因此被完全终止。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6

敬业向日葵公司院内一片荒芜,留守人员在院内采摘野菜,身后是尚未完工的科技中心和被出租的办公大楼

今年4月,中国商报记者赴甘肃民勤县和兰州新区,看到 “敬业系”两座占地近千亩、耗资十数亿元的工厂处于荒蛮状态,门庭也被租用单位改写。公司部分资产由管理人或售或租,用于支付重整期间必须的费用。民勤县城东工业园区管委会一位副主任对中国商报记者说,敬业农业公司前期建设投入大,眼下大量的土地资源和设备厂房闲置,园区特别希望其重整能够成功。当地税务局长也表达了同样的心声。民勤法院在2018年3月暂缓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理由是注销“敬业系”公司会影响刑案审判。前述敬业农业公司核心人物指出,即使涉票刑案最终被定有罪,作为单位犯罪,敬业向日葵公司承担的也只有罚款,而重整后成立的新公司有义务有能力承担这笔罚款,故民勤法院的顾虑并不完全在此。王淑琴对中国商报记者说,“敬业系”是母公司拖垮子公司的典型案例,位于兰州新区的敬业向日葵公司资产状况良好,重整成功后,投资5000万元便可简单启动,1个亿就能撬动原有产业链。而众多原“敬业系”管理人员更希望兰州新区和民勤县两地政府能站在挽救甘肃向日葵产业的高度上,在危难时刻兑现招商引资时的优惠政策,尽早与法院建立协调机制,帮助和推动重整工作高效启动,以此阻止企业资产的加剧损失,也有利于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

又有“火书记”? 甘肃龙头民企上市中途破产背后……7

 “敬业系”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民勤法院于2017年5月查封了其资产

转载来源:中国商网http://news.zgswcn.com/article/201905/201905080936031026.html

商务中国网免责声明:
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商务中国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精彩热图